叶千机

主韩叶,柚天
cp不逆不拆
日常很丧

想逃避一些人和事,为什么你要逼着我去面对,看我痛苦的面对你很开心吧,可我还是只想逃避。我很懦弱啊,为什么要这样逼我呢,压抑的环境,压抑的心情

【韩叶】失而复得

乱七八糟的标题,ooc预警
私设如山,希望喜欢




      “韩文清,我们分手吧。”

      叶修退役消失前,最后给韩文清发了一条消息,却是这样一条分手的消息。
      看到消息后,韩文清连夜订了一张去H市的机票,站在嘉世俱乐部的楼下,却没有勇气上去找他。
      他走在H市的路上,想起来他和叶修的初遇。那年联盟初立,他们作为最顶尖的玩家,有过自己的聚会,最初就是在H市,他第一次见到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。彼时韩文清还有着少年的骄傲,他不甘心之前与叶修PK时的挫败,拉着叶修又比试了一次,引来了其他人的强势围观,那时他看着那个认真和他比试的少年,看着他飞跃在键盘上的双手,有些心猿意马。
      第四赛季,霸图结束了嘉世的三连冠,拿到了总冠军。比赛结束后,韩文清看见叶修站在选手通道里,手上的烟星闪烁着,像极了韩文清的有些颤动心。于是,就在那个通道里,韩文清向叶修表白了,叶修愣了一下,笑了笑,“好啊。”
      他们就这样在一起了,韩文清觉得这和之前又似乎没有什么区别,还是一样比赛,只是偶尔对上了就一起去吃个饭,约个会什么的。韩文清总觉得和叶修的这四年过的有些不太真实,而叶修消失前的那条消息终于将他拉回现实。
      他走着走着,还是到了嘉世的楼下,想找叶修问个明白。正在纠结要不要上去找叶修的时候,就看到苏沐橙和叶修一起走了出来,说完话后,叶修转身挥挥手走了。
      “叶修,”韩文清叫住了他,“我们聊聊吧。”
      “行吧。”一如四年前答应时的随意。
      坐在路边的夜宵摊上,思考了很久,韩文清最终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口。“为什么要分手?”声音沙哑,还有些踌躇。
      “不为什么,太累了。”
      “你就一句累了就这样否定我们四年的感情?”
      “老韩,这四年你不觉得很累吗?自从我们在一起,避开了所有人,偷偷摸摸,年龄越来越大,终究还是要面对父母的催婚,并且这样的年龄也不知道还能在联盟里再坚持几年,我累了,想休息了。”
      听完叶修的话,韩文清显得有些失魂落魄,叶修站起身,向韩文清挥了挥手,算是做了告别,“你回Q市吧,我就不送你了。”
      韩文清最终还是回了Q市,并在回去的路上得知了叶修宣布退役的消息。那段时间,他整个人显得有些消沉。后来,网游里传来消息说有个君莫笑,怀疑是叶秋大神。韩文清没忍住还是跑到网游里去会了会这个君莫笑,果不其然就是叶秋。他心里重新燃起了一股希望,既然退役了可以重来,那么他们的爱情,是不是也可以重来。
      他看着叶修从网游里,慢慢聚集了一支战队,从挑战赛,到总决赛,第十赛季,兴欣最终拿下总冠军。那天,兴欣的庆功宴上,他抱着一束玫瑰花,走向那个惦念了一年的人,看着他笑意盈盈的站在那儿,心里忽然就安定了,就好像天大的事压着,只要有他在,一切都能扛过去。
      走到叶修面前,他缓缓单膝跪地,“叶修,我喜欢你,跟我在一起吧,以后家里的碗我来刷,野图的boss我来抢,父母的压力我来扛,从今以后,我只想和你好好的。”
      “话说出口了,可不要反悔。”叶修的眼里像韩文清第一次告白那晚,眼底铺满了星光,就这样照到了韩文清的心底。
      其实分开的这一年里,叶修也想了很多,他不想就此退役,结束自己的职业生涯,也不想这样和韩文清分开,但他需要一些时间去排除他们之间的阻力。于是,分开后不久他就回了家,向父母坦白了一切,最终还是求得了父母的同意。而现在他终于可以和自己爱的人在一起了。

有幸遇见你,余生都是你。

END

谢谢阅读

      从此故乡只有冬与夏,再无春与秋。
     
      离家又是好几个月,为了能在暑期实习前回趟家,推了聚会,逃了课,翘了兼职,坐七八小时的车,就为了回家待四天三夜,值吗?对我来说其实挺值的,有段时间在宿舍想家想到要疯,基本上都是茶不思饭不想,只想回家。
      原本买好的暑假回家车票,也因为实习面试通过而直接退掉。想起面试的时候很紧张,又想通过,给自己一个机会,另一方面,实在是想回家看看,最终还是顺其自然吧,既然过了,就好好实习。可还是想回家,想再看看那个我生活了这么多年的地方,下一次,或许就是过年了。
     

      谢谢网易给我推了这曲子,让我能在夜深人静中更好的享受孤独。好像在黑暗中看到了死亡和新生。
      凌晨一点,听着听着就哭了,我连为什么孤独都不知道,这样的孤独有意义吗?人活着又有什么意义呢?

      比起真相是假的虐翻人,真相是真要甜很多。但真相是假像是句句虐心的谎言,而真相是真却像是自己编织出来的一场美好的梦,自己沉浸在梦中,不愿离开。

【柚天】真相是真

      灵感来源:真相是真-阿鸣
       天天视角,同篇真相是假,希望能喜欢



     

      我们相识在赛场。从小,他就是我的偶像,我还在青年组的时候,他已经在成人组赫赫有名。还未出名的那段日子,他是我毕生追求的目标。后来,我终于升到了成人组,也终于和他站到了同一个领奖台上。
      升组的比赛之后,我在电话中,收到了他的告白。对我来说,这一切就像是做梦一样。崇拜多年的偶像,其实一直像我喜欢他一样喜欢着我。我激动到狂奔到他的门前,在他打开房门的第一时间扑向他的怀里。而他微笑着抱住我,叫着我的小名。
      后来,我们经常出席相同的比赛,每次比赛,我都努力控制着自己不去想他,不让自己分心,可还是经常沉浸在他华丽的表演中。我有时会在心中暗喜,他是冰上的贵公子,而这个贵公子是属于我的。
      有时在没人注意的比赛场上,我们也会有许多没人发现的小秘密。galg排练时,他偷偷过来戴上我身后的帽子,在帽子带来的黑暗里交换一个轻轻的吻。他也会在拍合照时穿越大半个人群,跑到我的身边,悄悄拉住我的手,在无人的角落里,我们十指相扣。
      很多时候我们会一起接受采访,无数的镜头对着我们,面对着这些镜头,我们将对彼此隐晦的爱意说到最尽兴。他说话的时候,我喜欢看向他眼底,而千万人欢呼什么,我不关心。
      我知道我们有cp粉,她们都说,我们是天生一对,我一直很喜欢这个词语,有着我和他的名字,而我们也是天生一对。我一直惊讶于这些粉丝的力量,我和他甜蜜的小秘密,居然被她们发现了那么多蛛丝马迹。
      现在,我们都已经退役,公开了我们的关系,世人猜测我们的爱情真的或是假的,他们都说宿命我们不可能在一起,可我早把他安排进全部余生里。我想告诉你们相爱很难,但少年时一瞬的动心就永远动心,不要去管那些流言蜚语,这爱请一直相信。

END
谢谢阅读。


听多了真相是假,被虐了太久,改听真相是真,这两首歌真的很棒,一首虐翻我,另一首又让我觉得真的甜到爆,他们之间悄悄的爱情,无人发现,就这样自己一直甜蜜

      你要相信,世界上一定会有一对修成正果的真人cp,他们会按下你捅刀的手,抹去你被虐的泪水,打破所谓的BE,穿越那些苦等发糖的难挨岁月,捧着满腔的热和沉甸甸的爱,走向你,微笑着对你说,谢谢你一直都在,一定会有这么一天的,你要等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﹉网易云《真相是假》热评

【柚天】真相是假

灵感来源:真相是假-阿鸣
柚子视角,想写的更好,但文笔有限,希望能喜欢

      我和他相识在比赛场上。听说,他是青年组的少年天才;听说,我是他的偶像;听说过关于他的很多很多,但我们的见面,却是在他升组后的比赛中。刚刚升组的他,意气风发,高难度的跳跃震惊世界,他就这样,跳进了我心里。

      作为圈里的前辈,很多记者询问过我对他这个后辈的看法,我说我很喜欢他,是真的喜欢。随着他的升组,我们的见面也渐渐多了起来。和他的每一次见面都让我开心不已,与他站在同一个领奖台上,看着他小跑着奔向我来拥抱,看着拥抱时他略显稚嫩的侧脸,我努力抑制住自己想亲上去的欲望。为了和他有更多的接触,我努力学着他的家乡话,终于在一次颁奖典礼上顺理成章说出那句“天天加油”。听着我蹩脚的话,他笑出声来,脸上灿烂的笑容让我有些晃神。

      渐渐的,我和他的关系越来越融洽,比赛之余一起排练gala的时候,我悄悄滑到他身后,抓住他的帽子给他戴上,看着他的笑颜,在他没有找到我的帽子,眼神变得失望时拉起自己的衣服,将自己和他一起埋在黑暗里。

      后来有段时间,因为伤病,我很久没有参加比赛,疗伤的那段时间,他是我全部的支撑,让我不被伤痛打倒。那段时间,我想过要不要把自己的心意告诉他,后来还是选择了放弃,说了又能怎样呢,世俗对人的伤害是最可怕的,我不想让他承受这种伤害。

      几年后,我选择了退役,圈里的朋友也渐渐淡了联系。后来,听说他要结婚了。其实,过往的一切,不过是我一厢情愿,他终究是别人的。

      听说,我们的一些粉丝站了我们俩的cp,我也看过那些文章,照片。原来,我们也可以这么甜蜜。我真是个傻瓜,赖在自己的假象里,不愿离开。真是对不起粉丝们,你们看过的温柔都是假的,爱意都是假,拥抱也是假,我没熬夜陪他说过话,没有深夜想起他,没有不舍他,我才没有爱上他。

END
谢谢阅读。

很多人觉得,这首歌是cp中的一位告诉粉丝们,你们看到的一切都是假的,是我演出来的,但我更偏向于我的cp告诉我,这些都是真的,我爱他,只是我不能承认,一切迫于世俗,那些说过的不爱都是骗人的,只是身不由己。
我们会白头偕老,只是天各一方。

悄咪咪问一句,有太太愿意来企鹅群吗,如果有我放一下企鹅群号

我是个小透明,文也只写过一篇,但真的很爱这个圈子,现在只希望大家先稳住,不要理那群智障,看他们像跳梁小丑一样,一群SB